描述

关于守护,黑暗中的光——古巴文春

浏览: 作者:宝哥 来源: 时间:2021-05-14 分类:宝哥的佛牌故事
很多时候,我都在做些没有经济效益没有逻辑跟回报的事,每个月都有小四位数的捐款,有的朋友劝我不要再这样任性下去了,我知道他们是基于善意,才会这样劝阻我,毕竟我本身也不富裕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常常有朋友跟我抱怨命苦,然而命没有最苦,只有更苦。对我而言,佛牌藏家这个身份,就是在面对形形色色的人们,聆听着各样人生崩坏的故事,最后大笔一挥把这些事都记录下来。

20210514_150456_009

写下这篇文,纯粹是借着醉意写点东西。我很喜欢广东雨神的这首歌,广东爱情故事,以音色以及编曲而言,这首歌简直烂爆了,烂到会让你觉得这是哪个醉汉在醉意之下随口哼出的歌,看似硬伤却同样是他的魅力所在,他平凡到像在讲每一个人的共同经验陈腔滥调的让你想要快转跳过,却又让你心有同感不舍卡歌。

他用贫瘠的文字记录了广东打工仔的日常,那种濒死边缘的人生,毫无希望的行尸走肉,活着就像只为了残喘而无目的,日复一日的就业、失业、热恋、失恋,最后恋情消逝在茫茫人海之中,而他(她)却不愿意认输,就像暴风雨过后仍要挺立、拔出的小草般坚毅,通俗却不庸俗、平凡却不贫之、无须刻意卖弄情绪,却能勾动我们受伤的灵魂。对我而言,写作同样如此。

20210514_150456_010

阿may很久以前找上我,是为了跟男友复合,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强迫推销客人复合或是挽回。对我而言,很多故事冥冥之中已经注定好了绿分,而我们能做的只有把这份剧本演好,演得不留遗憾、不遗余力。阿may分开了交往多年了男友,尽管在这段关系中,她选择了忍让、委屈,却仍盼不到她要的幸福美满。因此,她选择求助于我,我没有十足的保证能帮助她复合成功,我对她说的语带保留以及暗示,但她心意已决。

20210514_150456_011

当时,她肚子里正怀着前男友的骨肉,她说全世界都叫她打掉小孩,只有我没有这样说。我认为在关系里,人不该被委屈、不该委屈自己、也没必要委屈自己,妄想用小孩绑住男人是缘木求鱼,但如果真的在没有生父的情况下仍愿意给孩子全部的爱,那旁人又有什么好置喙?

她顺利通过了产检,她欣喜若狂地跟我报告了这件事,原因是她本来有极大的机率会生出先天缺陷的孩子,那也是她所害怕的。

作为一个母亲,她不在意吃苦、不在意孩子有缺陷,只害怕自己无力承接这样的剧本。还好,上天没有对她如此残酷,上天给了她一份健康的产检报告,她歇斯底里的开心说着这件事,虽然孩子的生父仍不闻不问。虽然产检后她几度住院、几度与死神拉扯,却都一一过关闯将,我由衷地替她开心,我开心她的产检结果是母子平安,开心她不是想用骨肉绑住男人。

疫情肆虐、百业凋零、时局动荡,很多人都受到冲击与影响,包括了她。近期得知了她被迫失业的消息,随着预产期一天一天逼近,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并无法找到一个随时可以开工的新工作。我知道了她失业,便随口答应了帮她些工作上的忙,但我知道如此好强、不愿低头的人,是不会向我求助的。

于是我偷偷的邮了一尊古巴文春尊者的自身给她,因为之前她请过牌留过了地址。

20210514_150456_012

古巴文春尊者传说是莲花生的转世,福报深厚无比,他也是泰国公认唯一一位脱离六道轮回无一切业障无一切冤亲债主的僧人,禅定修为顶尖,曾闭关3年3个月又3天。佩戴有古巴文春师傅的佛宝无疑是可获得非常大的福报,消除业障和负面磁场,可达成佩戴者的心愿,化去风水和命格中的坎坷。

20210514_150456_013

20210514_150456_014

20210514_150456_015

20210514_150456_016

古巴文春的牌,偏重守护,守护你所有的一切。最大的回馈就是“顺”,归为运势类,随心所愿。可以作为辅助招财,或者没有特别招财需求作为主牌佩戴,比如公务员,公司固定岗位固定工资,或者事业比较稳定的,或者需要转运,破障,清业障,清除负面能量磁场。


20210514_150456_017

20210514_150456_018

等她收到的时候,她已无从拒绝我的善意了。她说她一开始找上我,就是喜欢我的直截了当,但她肯定没想过有人会用这么霸道的方式助人,行恶行的霸道叫做恶霸,世界上焉有善霸?她说素昧平生,真的很感动这样的善意。

20210514_150456_019

很多时候,我都在做些没有经济效益、没有逻辑跟回报的事,每个月都有小四位数的捐款,有的朋友劝我不要再这样任性下去了,我知道他们是基于善意,才会这样劝阻我,毕竟我本身也不富裕。

我现在不再是职业牌商,但也会出让一些自己收藏的佛牌获利,开价合理,跟着泰国行情价走,普遍比国内行情价要低。有一说一,我也不会打着藏家的幌子来掩盖牌商的事实。我也不喜欢讲价,本身价格合理,而且每一笔利润所得,大部分会以功德的方式捐出。所以,一进一出,所剩无几。所以,如果我是靠佛牌获利作为主业,早就入不敷出。

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佛牌洁癖者,偏执狂。聊得来,可以跟你掏心掏肺,一言不合,不再回复。有的人,用淘宝闲鱼的最低价来跟我讲价,我就直接闭嘴了,且先不说真假的问题,我每尊牌价格合理,而且多数利润用于做功德,所以赚也赚得心安理得。

这是我传播佛牌的方式,传播南传佛教的方式,传播功德的方式。我不会既当婊子又立牌坊,一边赚你钱一边又说是原价结缘不赚你钱,赚你的就是赚你的,赚的合理,赚了我又捐了,佛牌就是应该这样有一个正能量的循环。你也用不着道德绑架我,觉得我就应该做善事,就得给你便宜,就得免费送你,我就一俗人,不是圣人,也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佛牌只是我的收藏爱好,不是赚钱的工具。

其实牌商赚钱很正常,合理,但是有个别牌商就真的是把佛牌当作一盘生意在做。而且,真假牌混卖,真卡假牌,高端争议牌,暴利商业牌阴牌,假法事,毫无底线可言,你的每一分钱,都会装进他的口袋里,明天就会变成他的跑车,洋房。这类牌商,甚至恬不知耻地炫耀自己的珍藏,什么几十万上百万的阿赞多崇迪,你怎么不说,你请阿赞多崇迪的每一分钱又是从何而来?

我始终是个固执到无可救药的人,我不会因为一两句劝阻而放弃自己,就像我认为没有人该在关系中委屈自己,属于你的玻璃鞋不会不合脚、不需削足适履、不需改头换面。独一无二的你,就是真爱来敲门的唯一理由、就是玻璃鞋最好的安排、就是童话故事最美好的结局。

20210514_150456_020

很多朋友都会跟我说「谢谢」,谢谢文章让他们被看见、让故事被聆听,哪怕点阅率少得可怜。这件事对我是惭愧的,其实我才是该说谢谢的人,他们用自己宝贵的时间跟我交谈,一次次揭开疮疤,才有一篇篇文章的诞生,但我却不是每次都能处理妥当,一只刀笔也有失准。

过往工作的朋友,送了盆花来公司,他知道我讨厌花圈、花篮、永生花,而喜欢盆花。花谢会有花开,潮起会有潮落,但人却无再少年,保握住那些我们还能掌握的时间,做出一个无愧于心的剧本,然后全力以赴犹如狮子搏兔。

他说我像唐吉诃德一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笑说我仍是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作祟,我说我从来不是战风车的英雄,我反而像是骑士旁边的桑丘,鞍前马后、斟茶倒水、伴随着人们披荆斩棘,我不是英雄,但我与无名的唐吉诃德们一起战风车。

黑夜再怎样漫长,白昼总会到来,希望也是,黎明前的光,总会冲破黑暗。